訥言,說話的最高境界

  孔夫子曰:“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。”老子則曰:“大辯若訥。”訥言,即忍而少言,謹慎慢言,說話前要三思,切勿口無遮攔,信口開河。

  老孔心目中的“訥言”,灌注了他們對社會人生百態的深入思考,而對於常人而言,這能夠為我們塑造一個內斂的心性,從而讓我們在為人處世中所展現的更是一個實在,敦厚,智慧的自我。

訥言以寡失

  訥言之人,必定有極強的自我約束力,從而不至於莽撞冒失。《史記·仲尼弟子列傳》中記載的司馬牛是孔子的學生,他是個“多言而躁”(饒舌話多,個性急躁)之人,他曾問孔子怎樣才為仁,孔子說:“仁者,其言也訒。”其意為說話須慎重,做事須認真,這是成為“仁人”的要求。

  畢竟,“禦人以口給,屢憎於人。”靠伶牙利齒和人辯論,隻會招致別人的討厭,一味呈口舌之利,最終造成言多必失。

訥言以成信

  訥言其實是道德的考量,“訥言”者,往往能成就信用。孔子說:“古者言之不出,恥躬之不逮也。”一個人言語過多,就會有不能兌現之言,反而喪失了信用,是“巧言亂德”或自取恥辱;要想成就做人的誠信,還是少說話、不空言為好。

  老子也說: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善言不辯,辯言不善。”他認為巧辯和飾美傷害言語的真實和誠信。這就好比上天一樣,它什麽話都不說,但春夏秋冬依次更替,沒有紊亂和差失,這才是一種高度的誠信品格,這才是德性的正道。

訥言以求中

  此外,孔子的“訥言”並非要求人不說話,而是不能夠隨便地說出來。(“君子於其言,無所苟而已矣。”)而要做到“訥言”必須講求“時”和“中”。

  “時”指的是看準時機,在該說的時候才說。“與言而不與之言,失人;不可與言而與之言,失言。”在該說的時候不說,會失去別人的信任;在不該說的時候卻說,就是失言,因此靠智識認準說話的時機與對象才是關鍵。

訥言而敏行

  孔子曾提出“敏於事而慎於言”,“訥於言而敏於行”的思想,他認為人的許多思想和理念應當用行動來表達,行動可以是最好的語言,也是獲取智慧的最佳方式。

  今人也常說:“實幹勝於雄辯”,任何真理都是不由論辯和互相詰難而生的,欲要達到目標和求知,就要做到實幹,就如詞人陸遊所說:“絕知此事要躬行”,空談誤國,實幹興邦,有誌之人更是要謹記於心。

  無論是儒家之言,還是道家之思,“訥言”的理念經過千年的試煉仍不失其妙。這對於現世後代來說,無疑是一種值得被肯定的真理和處世智慧,入世之人應該謹記而用之。

編輯:國館  來源:國館
更新時間:2016年02月24日  瀏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