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正非:不要做一個完人,做完人很痛苦

(本文根據任正非在華為座談會上的講話整理)

  今天主要跟大家交流,應該怎麽來看待現實生活和工作中的問題,以及幫助一些認識上還有差距的同事。同時,通過你們向下傳達一個精神:就是我認為人生是非常美好的,但過程確實是痛苦的。

  人生出來最終要死,那何必要生呢?人不努力可以天天曬太陽,那何必要努力以後再去度假曬太陽呢?如果從終極目標來講,覺得什麽都是虛無的,可以不努力,那樣就會產生悲觀的情緒。我們生命有七八十年,這七八十年中努力和努力不一樣,各方麵都會不一樣的。在產生美的結果的過程中,確實充滿著痛苦。農夫要耕耘才會有收獲;建築工人不懼日曬雨淋,才會有城市的美好;沒有煉鋼工人在爐火旁熏烤,就沒有你的瀟灑美麗,沒有你駕駛的汽車,而他們不再需要什麽護膚品;海軍陸戰隊員不進行艱苦頑強的訓練,一登陸,就會命喪沙灘。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,我想各位考上大學,都脫了一層皮吧……所有一切,沒有付出,是絕不會有收獲的。鮮花的美麗,沒有肥料,以及精心照料,是不可能的。當然這些都是必要的痛苦,我今天要講講如何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痛苦。

不要做一個完人

  金無足赤,人無完人。完人實際上是很少的,我不希望大家去做一個完人,因為做完人很痛苦。

  大家充分發揮自己的優點,做一個有益於社會的人,這就已經很不錯了。我們為了修煉成一個完人,會抹去身上許多棱角,自己的優勢往往被壓製,成了一個被馴服的工具。但外部的壓製並不會使人的本性完全消失,人內在本性的優勢,與外在完人的表現形式,不斷形成內心衝突,使人非常痛苦。我希望你把優勢充分發揮出來,貢獻於社會,貢獻於集體,貢獻於我們的事業。每個人的優勢加在一起,就可以形成一個具有“完人”特質的集體。

  我的缺點和劣勢是明顯的。大學時代,我沒能參加共青團,因為優、缺點太明顯。我在軍隊這個大熔爐裏,盡管非常努力,但也加入不了共產黨。我加入共產黨是在粉碎“四人幫”以後,上級領導認為我有重大貢獻,在其直接幹預下,我才加入。我並不埋怨任何人,他們的確指出了我的不足。我們公司以前有位員工,後來去了美國,他走的時候跟我說,“你這個人隻能當老板,如果你要打工,沒有公司會錄用你。”

  在人生的道路上,我覺得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最重要。比如說我英文不好,但是不等於說我英語能力不行,大學時我是英語課代表,同時還自學了日語,都能進行簡單交流。但20年軍旅生涯沒有使用這個工具的機會,就生疏了。當我走向新的事業的時候,雖然語言對我很有用處,但我發現我最主要的優勢是對邏輯及方向的理解。如果用過多精力去練習語言,可能對邏輯的理解就弱化了。我放棄對語言的努力,集中發揮我的優勢,這個選擇是正確的。對我來說,可能英文好,在人們麵前會挺風光的,但我對社會貢獻的價值就完全不一樣了。於是我就集中精力充分發揮我的優點。

  我希望大家不要努力去做完人,一個人把自己一生的主要精力用於去改造缺點,等你改造完了對人類還有什麽貢獻呢?我們所有的辛苦努力,不能對客戶產生價值就毫無意義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希望大家能夠重視自己的優點。雖然不是說不必去改造缺點,但完人的心理負荷太重了,他們給自己定的追求目標太高,這個目標實現不了會產生心理壓力。我不是說不可以製定實現偉大業績的目標,而是要製定比較現實的目標。這樣心理的壓力才不會太重,才能增強自己的信心,當然這個信心包括活下去的信心,生命的信心。希望各級組織不要過多關注他人的缺點,多關注他人的優點。每個人都發揮自己的優勢,也多看看別人的優點,從而減少自己的心理壓力。

正確地估計自己

  絕大多數人都會過高地估計自己。我們的豪言壯語如果偏離了實際,則會浪費很多精力,而不能實現你的理想。有一首歌叫《鈴兒響叮當》,這首歌現在已經成為西方聖誕節裏不可缺少的歌,作者是約翰·皮爾彭特。他一直過高地估計自己,設計的人生目標最後都沒達到。直到87歲,他去參加聖誕平安夜聚會,途中趕著雪橇車的時候,隨意哼唱出這首歌,結果這首歌就成了膾炙人口的世界名曲。

  大家要正確估計自己,然後作出正確判斷,這樣才能充分發揮作用。同時,要承認差距是客觀存在的。沒有水位差,就不會有水的流動;沒有溫度差,風就不能流動。人和人的差距是永遠存在的。同事進步了,產生了差距,應該判斷自己是否已經發揮了優勢,若已經發揮了,就不要去攀比;若沒有發揮好,就想辦法更好發揮。

  公司有的員工,心裏常常忿忿不平,覺得委屈自己了。其實公司製度很簡單:一個新員工進入公司後,前半年先培訓,接下來的一年左右熟悉工作,真正產生貢獻是在兩年後。他們進公司時月薪大約五六千元錢,這樣的報酬在社會上已經不低了,但他們和老員工對比,覺得不平,說老員工有股票。大家想一想,紅軍爬雪山,過草地,曆經十四年到達北京,許多人從一個少年變成一個青年。到北京後,隻有其中很少一部分人當了官。

人生要有滿足感

  人生一定要有自我滿足感。你要和社會去比,和自己縱向比,和父輩比。你需要更大的進步,就要付出更大的努力,所以不存在新老員工之差。新老員工在薪酬體係上是處於同一個軌道的。在公司創業初期,公司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,老員工就把自己的工資拿出來了,換成了公司給他的一張紙,這張紙就是告訴他,紅軍長征勝利回來以後,我挖過你的紅薯,你拿這張紙事後可以領大洋。華為一旦崩潰了,他們就將一無所有,那張紙就變成了廢紙。現在已實行飽和配股,已經可以緩解以後的差距,你也會成為老員工的。華為公司無法幫助解決你認為的不公平。選擇了華為,就選擇了艱苦奮鬥,因為我們這種沒有背景的公司,活下去的唯一可能就是要比別人多努力一點。

  人要有進取心,要努力,要做出貢獻,同時也要有滿足感。自己的力量發揮到最大,就應對人生無愧無悔。

(任正非:華為總裁。文章來源:新浪財經,版權歸作者,僅代表作者觀點)

編輯:《新视觉影院人》編輯部  來源:新浪財經
更新時間:2015年12月29日  瀏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