認真的快遞小夥子
  他是個快遞小子,20歲出頭,其貌不揚,還戴著厚厚的眼鏡,一看就知道剛做這行,竟然穿了西裝打著領帶,皮鞋也擦得很亮。說話時,臉會微微地紅,有些羞澀,不像他的那些同行,穿著休閑裝平底鞋,方便樓上樓下地跑,而且個個能說會道……
  幾乎每天都有一些快遞小子敲門,有些是接送快遞的物品,但大多是來送名片,宣傳業務。現在的快遞公司很多,也確實很方便,平常公事私事都離不開他們。所以他們送來的名片,我們都會留下,順手塞進抽屜裏,用的時候隨便抽一張,不管張三李四,打個電話,很快就會過來一個穿著球鞋背著大包的男孩子……
  那次他是第一次來,也是送名片。隻說了幾句話,說自己是哪家公司的,然後認真地用雙手放下名片就走了。皮鞋踩在樓道的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。有同事說,這個傻小子,穿皮鞋送快件,也不怕累。
  幾天後又見到他。接了他名片的同事有信函要發,興許丁軍輝的名片在最上麵,就給他打了電話。電話打過去,十幾分鍾的樣子,他便過來了。還是穿了皮鞋,說話還是有些緊張。
  單子填完,他慎重地看了好幾遍才說了謝謝,收費找零,零錢,謹慎地用雙手遞過去,好像完成一個很莊重的交接儀式。
  因為他的厚眼鏡他的西裝革履,他的沉默他的謹慎,就下意識地記住了他。隔了幾天給家人寄東西,就跟同事要了他的電話。
  他很快過來,仔細地把東西收好,帶走。沒隔幾天,又送過幾次快件過來。
  剛做不久的緣故,他確實要認真許多,要確認簽收人的身份,又等著接收後打開,看其中的物品是否有誤,然後才走。所以他接送一個快件,花的時間比其他人要多一些,由此推算,他賺的錢不會太多。覺得這個行業,真不是他這樣的笨小子能做好的。
  轉眼到了“五一”,放假前一天快中午的時候,聽到樓道傳來清晰的腳步聲,隨後有人敲門。竟然是他,丁軍輝。他換了件淺顏色的西裝,皮鞋依舊很亮。手裏提著一袋紅紅的橘子,進了門沒說話,臉就紅了。
  是你啊?同事說。有我們的快件嗎?他搖頭,把橘子放到茶幾上,看起來很不好意思,說,我的第一份業務,是在這裏拿到的。我給大家送點水果,謝謝你們照顧我的工作,也祝大家勞動節快樂。
  這是印象中他說得最長的一句話,好像事先演練過,很流暢。
  我們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,這麽長時間,還沒有任何有工作關係的人來給我們送禮物呢,而他,隻是一個憑自己努力吃飯的快遞小子,也隻是無意讓他接了幾次活,實在談不上誰照顧誰。他卻執意把橘子留下來,並很快道別轉身就出了門。
  應該是街邊小攤上的水果,橘子個頭都不大,味道還有一點兒酸澀。可是我們誰也沒有說一句挑剔的話。半天,有人說道,這小子,倒笨得挺有人情味的。
  也許因為他的橘子、他的人情味,再有快遞的信件和物品,整個辦公室的人都會打電話找他。還順帶著把他推薦給了其他部門。
  丁軍輝朝我們這裏跑得明顯勤了,有時一天跑了四趟。
  這樣頻繁地接觸,大家也慢慢熟悉起來。丁軍輝在很熱的天氣裏也要穿著襯衣,大多是白色的,領口扣得很整齊。始終穿皮鞋,從來都不隨意。有次同事跟他開玩笑說,你老穿這麽規矩,一點不像送快遞的,倒像賣保險的。
  他認真地說,賣保險都穿那麽認真,送快遞的怎麽就不能?我剛培訓時,領導說,去見客戶一定要衣衫整潔,這是對對方最起碼的尊重,也是對我們職業的尊重。
  同事繼續打趣他,對領導的話你就這麽認真聽啊?
  聽領導的話當然要認真,他根本不介意同事是調侃他,依舊這樣認真地解釋。
  我們又笑,他大概是這行裏最聽話的員工吧?這麽簡單的工作,他做得比別人辛苦多了,可這樣的辛苦,最後能得到什麽呢?他好像做得越來越信心百倍,我們的態度卻不樂觀,覺得他這麽笨的人,想發展不太容易。
  果然,丁軍輝的快遞生涯一幹就是兩年。
  兩年裏他除去換了一副眼鏡,衣著和言行基本上沒有變化。工作態度依舊認真,從來沒聽到他有什麽抱怨。
  那天我打電話讓他來取東西。我的大學同窗在一所中專學校任教,“十一”結婚,我有禮物送她。填完單子,丁軍輝核對時冷不丁地說,啊,是我念書的學校。他的聲音很大,把我嚇了一跳。他又說,我也是在那裏畢業的。
  這次我聽明白了,不由抬起頭來,有些吃驚地看著他。你也在那裏上過學嗎?
  可能那個地址讓他有些興奮,一連串地說,是啊是啊,我是學財會的,2004年剛畢業。
  天!這個其貌不揚的快遞小子,竟然是個正規學校的中專生。
  我忍不住問他,你有學曆也有專業特長,怎麽不找其他工作?
  麵對這樣的詢問,他有些不好意思,說,當時沒以為專業適合的工作那麽難找,找了幾個月才發現實在太難了。我家在農村,挺窮的,家裏供我念完書就不錯了,哪能再跟他們要錢。正好快遞公司招快遞員,我就去了。幹著幹著覺得也挺好的……
  那你當初學的知識不都浪費了?我還是替他惋惜。
  不會啊。送快遞也需要有好的統籌才會提高效率,比如把客戶根據不同的地域、不同的業務類型明細分類,業務多的客戶一般送什麽,送到哪裏,私人的如何送……通常看到客戶電話,就知道他的具體位置,大概送什麽,需要帶多大的箱子……他嘻嘻地笑,知識哪有白學的?
  我真對他有些另眼相看了,沒想到笨笨的他這麽有心,而他的話,也真有著深刻的道理。
  轉眼又到了“五一”,節前總會有往來的物品,那天給丁軍輝打電話來取東西,電話是他接的,來的卻是另外一個更年輕的男孩。說,我是快遞公司的,丁主管要我來拿東西。
  我愣了一下,轉念明白過來。說,丁軍輝當主管了?
  是啊。男孩說,年底就去南寧當分公司的經理了。都宣布了。
  男孩和丁軍輝明顯不一樣,有些自來熟,話很多,不等我們問,就說,上次公司會議上宣布的,提升的理由好幾條呢:他是公司唯一幹得最長的快遞員,是唯一有學曆的快遞員,是唯一堅持穿西裝的快遞員,是唯一建立客戶檔案的快遞員,是唯一沒有接到客戶投訴的快遞員……
  男孩絮絮叨叨說了半天,才把我要發的物件拿走。因為丁軍輝的事,那天,我心裏感到由衷的高興。
  當天下午,丁軍輝的快遞公司送來同城快件,是一箱進口的橙子。雖然沒有卡片沒有留言,我們都知道是他送的。拆開後每人分了幾個放到桌上。
  橙子很大,色澤鮮豔,味道甜美。隔著這些漂亮的橙子,我卻看到了那些小小的的橘子。它們,是那些小橘子開出的花嗎?
  我終於相信了,認真是有力量的,那種力量,足以讓小小的青澀橘子開出花來。
編輯:【本欄目編輯】韓美  來源:文章閱讀網
更新時間:2009年12月03日  瀏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