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過歲月
  青春呼嘯而過,慢慢進入中年,逐漸愛上了回憶。
  高中階段,喜歡一首歌,隻要有時間,就一個人靜靜地聽,反複品味。當憂傷的旋律響起,我閉上眼,不是用耳朵,而是用心靈去感知,直到淚流滿麵。
  那天和老公一起收拾舊物,翻出來錄有那首歌的舊磁帶。老公想要扔掉它,我急忙製止:“別扔啊,它可曾經讓我夢牽魂繞過。”老公看看磁帶,很是不解。我順手打開錄音機插入磁帶,按下播放鍵。
  音樂飄漫而出,旋律依舊,憂傷如昨,絲絲縷縷的音韻圍繞著我。可我此時此刻卻無法用心去聆聽,想跟著唱上幾句,卻發現一句歌詞也沒記住。
  老公說有什麽好聽的啊。是啊,自己也奇怪,曾經令我癡迷的這首歌,現在聽上去那麽陌生。當年聽歌的感覺還曆曆在目,但已找不回當初聽歌的心境,心中頓生惆悵之意。
  老公看我發呆,笑著說:“這種感覺很正常,你以為自己還是十七八歲啊!當年‘為賦新詞強說愁’的我們,已成流年往事。”他翻出一本發黃的書對我說:“它是我當年最喜歡的一本書,看過不下十遍,每次看都被感動得熱淚盈眶,沉浸其中無法自拔。可現在回頭再讀,對那些依舊充滿真情的文字,卻是一笑而過。”
  老公說的沒錯,年輕時我們是幼稚的,把心靈放逐在自己的理想世界裏。如果四十歲時依舊如此,就未免顯得幼稚可笑。
  聽著那樣一首憂傷的歌,暗戀一個自己喜歡的人,傷感怎能不噴湧而出?十七八歲的年齡,相思自是一首無韻的歌。多年後,有一天再見到暗戀的那個人,心中早已不再沸騰,感覺中隻有平和與親切。我知道自己已穿過那一段歲月,穿過青春年少,那些記憶中深深的烙印,早已無關風月。
  拿過老公看過的那本舊書,是一本言情小說,於是笑他:“沒想到你也看這種書。”老公有些不好意思,但很快就反戈一擊:“你不也聽過靡靡之音?”我仍不放過他:“在你的記憶裏,我們最浪漫的事是什麽?”老公想了一下說:“你第一次給我做紅燒肉。”我說是我們第一次拉手。我笑老公俗氣,老公也笑我矯情。
  俗氣也好,矯情也好,我們記住的都是彼此的好。當我們有一天穿過中年走入老年,我們同樣會回憶今天。人生中的每一個階段,都值得我們用心去珍藏。
編輯:【本欄目編輯】韓美  來源:《渤海早報》
更新時間:2009年10月15日  瀏覽: